日本在沦陷区普及日语日本大学教授为啥反对?

      搭桥牵线年卢沟桥事变后,日本在华北沦陷区开展奴化教育,愚民教育,妄想“以华制华”“以战养战”。

      在日本推行的奴化教育教材中,鬼子加入大量的“中日亲善”“中日满合作”“王道”“东亚和平”等亡国宣传内容。

      沦陷区还向学校强行推行日语教学,彻底普及日语,从小学、中学到大学,日语都被列为主课。大学还规定日语达不到三等翻译水平就不能毕业。

      在日本国内,这些奴化教育工作由军方与日本外务省确定方向,由日本国内的东方文化学院的研究员统管谋划。

      1937年12月,《东京大学新闻》周刊记者桥本正郎对此事进行了采访。得知在中国华北开展思想诱导教育,以实现“彻底日本化”的目的,桥本很震惊,“这不是把在朝鲜和台湾实行的那一套,原封不动地搬到中国大陆去了吗?”

      在桥本看来,中国虽然落后,但文化源远流长,语言文字是文化的载体,逼迫民众放弃中国自己的语言是很不明智的。

      尽管如此,随着日本国内对沦陷区奴化教育的批判和抵制,军部终于向他们开刀,以“整肃学风”等为名,给这些编辑、教授扣上“自由主义”的帽子,然后一个个地解职,或者叫他们闭嘴。